戰略大調整 信托業高管變動潮起

吳林璞2020-06-15 10:40:32來源:國際金融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目前來看,今年下半年信托高管變動可能會有所增加,尤其是在一系列嚴監管下,信托公司今明兩年可能會面臨較大的經營壓力。”

??今年以來,已有多家信托公司出現高管變動的情況,并且這樣的趨勢在5月份有集中體現。有分析認為,隨著監管趨嚴、經營承壓,不排除下半年信托行業“換帥”出現爆發的可能。

??《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了解到,信托行業經過近10年的高速發展,正面臨發展趨于平緩、發展方式逐漸轉變的現狀,經營思路方面也會有較大調整。

??而調整企業目標,引進或者調配適應新時期公司發展需求的人才,指引公司更穩健地持續經營下去,是現階段不少公司高管發生變動的深層原因。

??高管變動頻繁

??近兩個多月以來,信托公司高管變動十分頻繁。

??5月20日,上海銀保監局發布相關批復核準了徐眾華愛建信托董事長的任職資格。

??同樣在5月,廣東粵財信托董事長莫敏秋、長安國際信托總裁劉斌以及蘇州信托總裁張清和光大信托副總裁王志遠的任職資格亦被監管核準。

??此外,近期亦有媒體報道,五礦信托首任總經理徐兵或重返信托業,擬任金谷信托總經理。

??無論是戰略調整抑或是尋求破局,在業內人士看來,信托行業已經來到了市場化以來第一個瓶頸期。

??用益信托研究員喻智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高管變動一般和公司的經營戰略會有比較大的關系。信托公司是持牌金融機構,目前行業的大環境是合規要求高、轉型壓力大,這時候的高管變動往往會和信托公司自身的戰略定位和業務側重會有較大的關聯。

??金樂函數信托分析師廖鶴凱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多家信托公司高管發生變動的主要原因還是為了更好地適應新時期信托行業的變化。

??廖鶴凱指出,信托行業經過近10年的高速發展,正面臨發展趨于平緩、發展方式逐漸轉變的現狀,思路方面也會有較大調整。“調整企業目標,引進或者調配適應新時期公司的發展需求的人才,指引公司更穩健地持續經營下去,是現階段不少公司高管發生變動的深層原因”。

??明確戰略目標

??高管頻繁變動之下的信托行業還好嗎?

??在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看來,穩定的管理層對公司經營的穩健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比如戰略規劃、公司治理等方面。但目前來看,今年下半年信托高管變動可能會有所增加,尤其是在一系列嚴監管下,信托公司今明兩年可能會面臨較大的經營壓力。

??記者注意到,盡管2019年信托業整體業績有所回暖,但不少信托公司在年報中指出,信托業的轉型發展進入攻堅期,傳統展業模式受到挑戰,對信托公司在風險控制能力、創新能力、科技能力、運營能力建設等方面均提出了更高要求。

??從整個資管行業來看,競爭格局亦在深刻變革,或將迎來更加激烈的競爭。

??毫無疑問的是,在業績數據、行業排名之外,對于信托公司來說,轉型陣痛下,有一個明確而堅定的戰略指引非常重要。

??據記者梳理,在2019年年報中,已有信托公司提出了較為明確的目標。

??比如,百瑞信托指出,根據最新的行業發展形勢和股東要求,公司2019年制定了《2020-2022年發展戰略規劃》,提出了要建設成為全國性一流信托公司的戰略目標。

??建信信托也提出了成為一流全能型資管機構的經營目標,并以著力提升證券投資管理能力,做大做強證券業務、加強科技賦能以及提高交易撮合、客戶服務、產品銷售、投資研究等業務核心能力為戰略規劃。

??在2019年年報中,光大信托提出的發展戰略總體框架是:以“全方位領先,具有可持續競爭能力的中國一流信托公司”為十年戰略目標,以“發展中轉型,成為主業突出、規模領先、質效并舉的信托公司,進入行業第二梯隊”為五年戰略目標。

??云南信托發展研究部總經理王和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行業頭部信托公司,在戰略方面致力于全方位打造一流信托公司,定位綜合金融服務商,而中游信托公司依據資源深耕優勢區,注重差異化和特色化。

??“值得注意的是,行業下游公司則缺乏戰略規劃意識,戰略定位較籠統和保守。”王和俊指出,部分公司提出戰略收縮,強調加強風險管理。

??合規任重道遠

??有分析認為,行業風險防控形勢依然嚴峻,信托公司在合規經營、風險防控方面面臨更高的要求。

??在這種情況下,守住合規底線異常重要。事實上,行業內并不是沒有急速沖高而后墜落的前車之鑒。

??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指出,信托公司在前期規模擴張、快速發展過程中掩蓋和積累的各種問題因內外部經濟環境復雜和監管趨嚴而集中暴露,主要表現為信托風險項目增多、信托資產不良率提高,同時伴隨著監管部門對信托公司的監管處罰增多,罰單數量和金額屢創新高。

??金融監管研究院副院長周毅欽分析認為,信托行業過去主要集中于傳統金融機構不愿投、不能投、不敢投、不想多投的領域,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金融監管或宏觀調控密切關注的領域。

??但這樣的特點使得在順周期中各家信托公司都賺得盆滿缽滿,一旦“退潮”,誰在裸泳就自然很清楚了。

??記者注意到,中國信托業發展至今,行業已經經歷多次洗牌,理由也各不相同,但總體多由過度擴張引起。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袁增霆告訴記者,與以往不同的是,當下行業面臨的問題其實沒有那么嚴重,主要的風險是行業經營之外的政策風險、房地產市場風險與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末,信托業資產風險率為3.02%,較2019年末提升0.35%;但環比增幅較2019年末的0.57%下降了0.22個百分點。

??從風險項目數量和風險資產規模的環比變動來看,2020年第一季度末,信托業風險項目個數為1626個,環比增加79個,增幅為5.11%;風險資產規模為6431.03億元,環比增加660.56億元,增幅11.45%。同比來看,2020年第一季度末,信托項目數量和風險資產規模同比增幅分別為61.63%和127.2%。

??中國信托業協會指出,2020年第一季度,在新冠疫情以及監管部門加大風險排查力度的影響下,信托行業風險仍在持續暴露。不過,預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變化2020年將趨平穩,行業風險整體可控。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赚钱的反面事例 王牌赚钱的游戏 网络兼职真的能赚钱 新浪体育彩票网 山东11选5前一玩法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苹果 韩国快乐8开奖官网 股票分时图和k线图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表 北京快3彩票 专业团队带你赚钱 2017年股权投资骗局 广东26选5开奖软件 云天华城配资 福建体彩36选7 1000炮街机捕鱼下载 股票买入卖出时间间隔